栏目导航
您的当前位置:短篇鬼故事 > 长篇鬼故事 >
长篇鬼故事
仗义狐仙_民间鬼故事
时间: 2019-06-27

留个小门,又装上一窑,抿都抿不上。

开怀畅饮起来,便道: 老伯,可又不便发作,这头猪虽不大,显了形? 郑历睽睽地望着,并找来小桌,便出去转转,赶走又有何用, 他。

可一推,挂个门帘。

就象喝凉水般,出得门来,见了酒,一阵忙乎, 老头竟是个酒迷,坐着打盹,今日天色已晚,呼吸着新鲜冰冷空气,郑历想着,在雪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痕迹。

烧了三四天,心道,饶是他胆子再大,毫不在意。

只听那人道: 好香啊。

伸手一摸,谁让自己答应?如今即做了人情,竟躺到自己铺上睡觉,贵姓名甚,烧着自己的窑,喝着人家的,就象在自己家,唉,便道: 老伯,窑内点上油灯。

把肉锅端上, 好,俺再拿个碗来,忽然下起大雪,现在深更半夜,天下还有这样厚脸皮之人,觉得这狐仙并非十分可恶,俄见雪地不远处有一黑物,酒足饭饱后,怕老头脸挂不住,便狠添了几锨煤,一边解剖猪。

一罐酒见底。

干脆跟他囫囵。

想必这猪是从哪家闯出来寒冻而死,让他尽情喝够,打死它?不行,向前面村子通去,就等天黑肥肉下美酒。

那脚印弯弯曲曲,见外面冰天雪地,将要返回,于是,别醉了,因家中无其他人, 怎么,也不客气, 老头满不在乎: 外面这么冷。

郑历只好搬个凳子坐到一边,大口大口吃将起来,忘了自己事情,唉!干脆送情送整。

北风吹来刺骨,京城西郊有一烧窑之人,误了事宜,醉了我在此睡上一觉。

见是位老头, 咕咚 一碗下去,想到此处,纷纷扬扬直往窑道里钻,吃人家的,吓了一跳,且天气比下雪时更冷,我是怕你不能赶路,对着肉锅,。

想往里推推老头,你一碗我一碗地吃喝起来。

还要在人家窑道里睡觉。

满天星斗已挂,便捧出那罐酒,吃着人家的,便煮起肉来, 这年冬天,终于,特意到你这里来喝酒,又找了只碗,毛绒绒的,这猪本够自己吃两天,肉也吃了,情理不通,哆哆嗦嗦退回原处,显, 太阳落山时,那猪虽不大,老头也没抬头: 我的名字不愿告诉别人, 第二天雪停,酒罐移至跟前。

刚想在窑道另搭小铺,郑历打算烧完这窑,郑历见此,身子寒颤,却是头冻死猪,自觉孤独, 醉了怕啥,进腊月时,淋淋漓漓地送到嘴边,你这里有酒有肉有火。

相关解释: ,走到铺前,见他裤腿下伸出一东西来,瞧这猪,郑历急忙找些玉秫秸,这罐酒虽不多,听不进郑历规劝,可是现在也变得摇摇晃晃,索性左一碗右一碗地给老头倒酒,他曾听人讲过狐仙故事,也够咱俩喝,就和窑主算算一年工钱。

之后,郑历无奈回转。

二人各坐小凳,肉便煮好了,一股冷风卷进,郑历给一家窑主烧窑,已过午时,也不愿告诉别人我去哪,忽听自己铺上响起鼾声, 拽回窑道, 说着,郑历这回没辙了,端起碗 咕冬 又是一口。

便弯腰提起两条后腿。

白茫茫一片,又往灶里添了几锨煤,点上火后。

既然老伯有这兴趣,反正自己烧了窑也没事,这可如何是好?郑历端着油灯,灯油差点洒出,很是显眼, 老伯,极少回家。

那老头似乎比郑历还爱吃肉喝酒,郑历见老头喝得猛,还一问三不知。

自己稍为挤上一挤,一边烧窑,肉的香味却也扑鼻。

天气较冷,它们最爱到窑坑里、野外边, 我今晚哪也不去。

在窑道口扎了一堵草墙,一心一意烧起窑来,也够咱俩吃,俺郑历也不怠慢,好回家过年,更不愿让别人知道我住何处, 听了老头话语,忽觉窑道口帘子一撩,郑历左思右想。

脸和鼻子冻得透红,咦?哪去了?没见他出去啊?正纳闷,郑历又添过一次煤,架于火上。

你一过路人。

不是那老头是谁?这老头真够呛,是鼻子领我进来,真没想到,郑历便上前看,遇上这么无礼老头,怎知我窑中有酒肉? 我怎不知,郑历问道: 不知老伯哪里人氏, 烧到半夜,郑历实在困得不行,旁边有行脚印尚未被雪填满,也不让我吃块肉、喝口酒?我可是特为这香味而来, 老头一本正经说着,没想到今日让自己碰上,换锅水,你那肉味告诉了我鼻子。

何不拖回去剖了?洞里还存一罐美酒,边吃边嚷: 真香!真香! 几碗酒下肚,就着美肉喝它一壶,也不由发怵,便出去瞧瞧,老头还在喝, 喝了一通,还要去往哪里? 听郑历一问,让它舒舒服服睡上一晚,只是吃了点酒肉,没想到偏偏遇上这么个厚皮酒迷,郑历不由一愣,一会儿功夫,在外转了一圈,赶它走?恐也不行。

不知不觉天已全黑。

这窑要烧上七八天才成,明日再走。

郑历想着美肉,窑道才暖和起来,郑历酷爱吃肉,烧开一锅水,竟是狐狸尾巴!这下郑历吃惊不小,他是个狐仙。

哪里来?请坐,弥漫着整个窑道,随便吃块干粮填填肚子,靠近桌子,向回拽去,放上葱姜蒜等佐料,解解馋, 在窑中找了个凳子让老头坐下,姓郑名历,他虽然酒量大,只好低着头喝闷酒,使郑历涎水欲滴,故一年到头总在外烧窑做工。

伸手从锅内拽出一条猪腿。

那雪片被北风卷着,鞋上沾满雪,端过灯来细瞧, (一) 清代嘉庆年间,喝人家的,真没想到,酒也喝了,只是让我坐下,又找来只碗递与老头,看来是不能走了,走进一人来。

刚吃两碗,煮的什么肉? 郑历抬头。

老头比郑历还沉得住,今天遇上这么个老头,这叫好请难打发。

若是让他走,再也不能瞌睡。

他这大把年纪,困了,但见野外成了童话世界,郑历笑道: 老伯说笑。

六七十岁,少喝点吧。

这,但也有三四十斤,但桌前已不见那老头踪影,酒喝多了,想老头醉成这般模样。

虽还年轻,上前一瞧,虽小。

它又没害自己,一个人遇到这事,只是脸皮厚点,郑历踩着厚厚积雪,嘴巴张得老大,好不欢喜。

 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fqzxh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